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www.ff6m.com


(十三)不是月亮惹的祸

     随着二零零三  年十月十六日第一缕阳光从窗口透过,整个学校也开始变得嘈杂起来,我也起身去楼下买来了早点,然后去浴室洗漱。当我正对着浴室的镜子刷牙的时候,突然听到背后响起了若兰的声音:“妈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我吃惊的转过头,只见裹着一条毛巾的若兰正擦着惺忪的睡眼,看样子她是来上厕所的。   “若兰,是我啊,你妈还没有回来呢。”因为嘴里还有牙膏沫,所以我的口齿不太清楚,但这也足以让若兰分辨出我不是她的母亲。  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,若兰突然抱住头发出了一声尖锐的惊呼,身上裹着的毛巾自然就一下子掉了下来,将她只穿着三点式的娇躯一下子暴露在了我面前,我们两人都一下傻了,互相你瞪着我、我瞪着你。半晌之后,若兰才醒悟过来,又是一声尖叫,满脸通红的捡起掉在地上的毛巾扭头跑开了,这丫头总算清醒过来了。   我也颇有些尴尬,不过转念一想,自己又没起什么邪念,也就心下坦然了。   等我洗漱完毕,我敲了敲她的房门道:“若兰,起来吃点东西吧。”   若兰这丫头平时看她蛮大方的,害羞起来还真可爱,我都吃完早餐了,她才磨磨蹭蹭的穿好衣服走出来,脸还红得像个关公似的。   我心中暗笑,口中嘱咐她:“你妈要到后天(十八号、礼拜六)才能回来,这两天你哪也别去,好好的呆在家里休息。你知不知道,昨晚你可把柳叔给吓坏了,烧得烫人,后来是我喂了你两片退烧药才让你的烧退下来。昨天中午我还嘱咐过你,结果你还是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,今日叔叔跟你说了,你可要真的听进去,不能再这么胡来了,否则等你妈回来,也一定饶不了你,知道吗?”   “嗯。”若兰红着脸低声嗯了一声,这丫头害羞的样子还真可爱,当然这话我不能说,要不然她更不好意思了。   我起身对她说道:“早餐在这儿,你一会吃点,中午等柳叔回来吃饭吧,我给你介绍两个干女儿,她们的厨艺都不错,你一定会喜欢她们的,好了,我要准备去上课了,你要是觉得闷得慌的话,就到校园里转转。哦,对了,学校附近那个小酒吧的老板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孩,叫张怡菁,跟我和你妈都挺熟的,你可以找她去聊聊天。”   “嗯,我知道了,您忙去吧。”若兰红着脸应了声,送我出了门。   中午回家的时候,我惊奇的发现若兰和怡菁两人在家里聊天,林雅诗和梁晓燕这两个丫头自去厨房里忙活,我和怡菁、若兰在客厅里聊了起来。也许是因为昨晚的事情有些不好意思吧,若兰的视线碰到我时,还会不由自主的脸红,而怡菁好像也知道什么似的,总是咕咕的怪笑。我没好气的笑骂道:“怡菁,你这丫头老怪笑什么?对了,今天怎么生意都不做了,是不是就想到我这儿蹭饭?”   “柳叔,瞧您说的,好像我就会占您的便宜似的。”张怡菁不满的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,然后笑嘻嘻的望着我问道:“说起来我昨晚也是帮了柳叔一个忙不是,蹭顿饭也是理所当然的,对了,柳叔,昨天那个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   我望了一眼竖起了耳朵的张怡菁和朱若兰二女,苦笑着摇了摇头道:“我要不说你们指不定想歪到哪去了,实话跟你们说吧,那个姑娘名叫梅玉清,是「腾龙集团」老板梅腾龙的女儿,而那个妇女则是梅腾龙的老婆江瑞香。你们也许会很奇怪为什么我会跟她们扯上关系,说出来吓你们一跳,梅玉清就是那天开车撞死我妻子的人,她们母女昨天是来向我赔罪的。”   “啊?”不光是张怡菁和朱若兰二女发出了惊呼声,与此同时,厨房里也传来两声轻呼,而且还伴随着盘子掉在地上摔碎的声音。我不用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,扬声对厨房笑骂道:“你们两个小丫头,做饭都不专心,干爸可没有那么多盘子给你们摔。”   “干爸,人家认错还不行嘛,谁让你早不说晚不说,偏偏这个时候说嘛。”   是梁晓燕的声音,这丫头倒有理了。  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,转头对张怡菁和朱若兰二女道:“现在你们不会再胡思乱想了吧,唉,其实早在国庆之前我就知道那个肇事的司机是谁了,只是没想到她们母女会亲自上门来自己承认,倒是让我不好拿她们怎么样了。”   “柳叔,原来你早就知道是梅腾龙的女儿开车撞的啊,难怪我觉得国庆放假的那段时间你好像有满腹心事似的。”张怡菁恍然大悟道:“那梅姨也一定早就知道了吧?”   我点了点头,还没来得及说话,若兰突然插了一句道:“柳叔,你怎么没跟我说,你和我妈好上了?”   我一听就知道是张怡菁告诉了若兰,我和玉梅姐的事情,于是看了一眼张怡菁,结果她误会了我的意思,以为我是在怪她多嘴,所以有些不好意思的向我道歉道:“柳叔,我不知道你没告诉若兰妹妹,所以无意中说出来了……”   “怡菁,你误会了,我没有怪你的意思。”我笑了笑道:“这事本来也没打算瞒任何人,若兰,昨天我之所以没在第一时间告诉你这件事情,有两个原因,一是因为你昨天的情绪实在是太差了,二则是我打算等你妈回来之后,让她亲自跟你说,我想你们母女间沟通起来应该会更容易一些。”说到这我停顿了一下,然后望着若兰道:“若兰,既然你现在知道了,那柳叔倒要问问你的意见。”   “柳叔,我当然不会反对了,老实说我也一直希望妈妈能再找个人,至于你们结婚不结婚,我觉得都不重要,只要你们两个人在一起觉得开心就行。”现在的年青人毕竟开放多了,不像我们那个时候。若兰话锋一转,有些俏皮的望着我道:“那我是不是该喊您爸爸呢?”   “随便你,像我们家莹莹,就一直喊你妈妈叫梅姨,你喜欢叫什么就叫什么吧。”我笑了笑道。   若兰歪着脑袋想了想,然后说道:“那我还是叫您柳叔吧,都叫了好多年,叫顺口了。对了柳叔,你能不能不把我喝醉酒的事情告诉我妈,我怕她骂我。”   “现在知道怕了,昨天中午我是怎么叮嘱你的?”我的语气中带着少许的责备道:“这件事情我还是要告诉你母亲的,如果她要骂你,那你也是该骂。昨天要不是我回来刚好碰到,你在外面冻一夜肯定要冻出大病来,绝对不会只是发发烧而已。”若兰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,没再跟我犟嘴。   看到若兰已经表现出悔意,我也不忍深责,于是说道:“若兰,把什么不愉快的事情都抛开吧,好好的休息两天,等你妈妈回来了之后,我们再来商量你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。对了,若兰,你在大学里学的是什么专业?”   “我学的是国际金融贸易专业,今年已经是毕业前的最后一年了。”若兰的眼圈又红了,显然在今后的一段时间内,在大学里遭遇都会让她耿耿于怀。不过凭心而论,不管是什么人碰到她这种情况,只怕都是难以咽下心中的那口恶气。   “若兰,别耿耿于怀了,害人的人终会害了自己。”我和声安慰她道,然后又问道:“若兰,我问你,你会不会炒股?”   江瑞香母女给我的二百万说多不多,说少不少,看你拿来做什么了。若是只是想自己过的舒服点,当然后半辈子都不愁了,但是我不会这么想,因为这笔钱可以说是玲的买命钱,我如果不拿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实在是对不起九泉之下的玲。但是若想做番事业的话,这笔钱又显得太少了,所以必须得让它增值,炒股当然就是一种让钱变多的好方法,只要你看得准。   “虽然我没亲自炒过股,但我们同学当中有很多人都炒股的,我们平时没事的时候都会在一起研究当天的股市行情,所以我对炒股的那一套是很熟悉的。”   若兰回答完我之后,又有些好奇的问道:“柳叔,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?”   “哦,没什么,我随便问问。”在没有跟玉梅姐商量之前,我决定暂时还是不把我的想法说出来,也没有跟几位姑娘提那二百万的事情。就在我们几个话家常的时候,两个小厨师已经把我们的午饭做好了,四菜一汤、荤素搭配,还真是不错,我自然要夸奖两句,张怡菁和朱若兰两个姐姐也是大加赞赏,这让梁晓燕和林雅诗两个小丫头十分的高兴。   吃饭的时候林雅诗对我说道:“干爸,我妈说请你明天去吃晚饭,你去不去啊?”   “去,当然去。”我自然一口应承,我正想找个机会去她们家一趟,给她们送点钱。这不是手里突然一下子有了两百万嘛,她们家还欠别人的三万块钱我自然可以帮她们轻易的还清了,也该是让她们母女过轻松一些的生活了。不过我也有点疑惑,怎么她母亲突然想起请我去吃饭,于是问道:“雅诗,你妈妈怎么突然想起要请我吃饭啊?”   “唉,干爸,这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,上次你好不容易在我们家吃顿饭,结果还吃了回大白菜。妈妈为此后悔了好一阵子,老在我耳边念叨,所以这次妈妈是先准备好了再请你去,也算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嘛,要不然总觉得心里有点过意不去。”雅诗的话倒是人之常情,我闻言点了点头。   雅诗看了一眼张怡菁和朱若兰后接着说道:“本来我应该请两位姐姐一起去的,但干爸知道,我们家才巴掌大点地方,再多去个人恐怕连站的位置都没有,所以……”   “嘿,雅诗妹妹,这就是你多心了,难道我和你怡菁姐姐还会眼红一顿饭不成?”朱若兰娇笑着道:“我听怡菁姐姐说过你家的情况,也真是苦了你了。”   雅诗摇了摇头,甜甜一笑道:“也不算什么太苦啦,何况还有像干爸这样的好人帮助我们啊。”   一旁的梁晓燕突然噘着嘴有点不高兴的对我说道:“干爸,你什么时候也到我家去看看啊,我妈也很想见您呢。”   我有些好笑的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道:“怎么啦,连这个也要攀比啊,不过你说的倒也是,我还没见过你妈妈呢,等改日再找个机会,我也去你们家家访一下。”   “干爸,那咱们说定了,回头我去跟妈妈说。”梁晓燕马上又高兴了起来,脸上漾出了无比灿烂的笑容。 

  次日(十七号)下午,放学后我回到家刚跟若兰交待了几句,雅诗就来找我跟她一起回家,我拿起一盒早已准备好的月饼对雅诗道:“雅诗,上次去你们家都忘了,这是过中秋的时候学校发的月饼,我们吃的是你梅姨发的,我这盒放在柜子里给忘了,拿回去跟你妈妈吃吧,我想你们过中秋的时候恐怕连月饼都没吃上吧。”   “嗯,我都有几年没吃过月饼了。”雅诗也不推辞,接过月饼盒放在了书包里,她背的是那种比较大的书包,所以放上一盒月饼也没有丝毫的问题。其实这盒月饼并不简单,说它不简单是因为里面除了月饼之外,还有一个装着五万块钱的信封,我也是临时看到了月饼盒才突然想到这个主意的,因为五万钱装在信封里鼓鼓的,如果放在身上会很惹眼。   我和雅诗是坐公共汽车去她家,虽然其实她家离学校也就几公里,但是坐公车就得花上四十分钟的时间,不过好在Q市只是个中小城市,坐公车的时候一般不会太挤,不像北京、上海那些大城市里的坐公车的人都被挤得像沙丁鱼似的。   我也已经来过雅诗家好几次了,所以这次来已经是熟门熟路了,再见到雅诗母亲的时候,她的气色好像比上次我来的时候要好了不少,听雅诗说,她现在是在一个超市里当售货员。   “柳老师,快请进,我还说你们怎么还不回来呢?”雅诗的母亲刘玉怡看见我和雅诗,忙把我往屋里领,进屋后又忙着给我倒水,我也不好拂了她的心意,所以也就随她忙去了。   雅诗放下书包,从里面取出月饼盒递给她道:“妈妈,这是干爸带过来的月饼。”   “呃,柳老师,您怎么还带东西来呢?”刘玉怡有些嗔怪的说道。   我笑了笑道:“哦,又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,是中秋的时候学校发的,放在家里忘了吃,所以就让雅诗带回来尝尝。哦,对了,我都是雅诗的干爸了,您也别叫我柳老师了,直接叫我玉麟就行了,我就叫您一声大姐了。”   “那……那我就叫你一声玉麟了,我听雅诗那丫头说过,你比我小上两岁呢。”刘玉怡倒是也没有再跟我客气,说起来我们也算是一家人,虽然只是干亲家而已,但是称呼上还是随便一些好。说完之后刘玉怡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站起来道:“瞧我差点把正事给忘了,因为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来,所以菜我都还没炒。玉麟,你先坐会,我这就去炒菜,很快就好。雅诗,你陪你干爸说说话。”   “妈,这还用你说嘛。”雅诗搬了个凳子坐到我面前,歪着脑袋望着我道:“干爸,咱们说什么呢?”   我有些好笑的敲了她脑袋一下道:“你天天跟干爸见面,还跟我来这一套?   你的作业都写完了吗?没写完的话你就写作业,我在旁边看你写作业就行了。“   “干爸,你在旁边看着,会让人家压力很大的。”雅诗这丫头也学得俏皮起来,跟我开起了玩笑。   我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道:“贫嘴。我是你干爸,看看你写作业会让你有什么压力?难道以前你爸爸就没看你写过作业,嗯?”雅诗不好意思的朝我吐了吐舌头,就在小桌子上写起了作业,我就在一旁慈爱的看着她,在我心里,我越来越把她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了。   跟上次的那顿饭相比,今天的这顿饭当然就丰富多了,有红烧鲤鱼、尖椒炒肉、麻婆豆腐、鲜菇肉汤、炒小白菜和花生米,另外还给我准备了一瓶酒。看着一桌子的菜,我都有点不太好意思了:“大姐,我又不是什么稀客,你怎么弄这么多菜,这我们三个怎么吃得完?”   “吃不完也没关系,现在天气冷了,剩菜放到明天也不会坏,热一热可以接着吃。”刘玉怡笑着给我倒了一杯酒,然后又夹了一块鱼肉放到我碗里:“尝尝大姐这鱼做的怎么样,今天这煤火好像有点过旺,皮都煎糊了。”   刘玉怡的热情让我颇有些吃不消,我笑着说道:“大姐,你别这么客气了,我自己来吧。我不知道雅诗跟你说过没有,她到我们家我可没把她当客,还老要她干活。”   “好、好,你把这里当自己家里好了,想吃什么自己夹。”刘玉怡笑了笑,望着自己的女儿道:“丫头干活是应该的,只怕在你那儿她干的活还少了呢。”   停顿了一下,她接着又道:“玉麟,虽然再向你说谢谢好像有些俗,但是你确实给我们家帮了大忙,抛开别的都不说,雅诗现在可是舒服了不少,中午放学后不用再急急忙忙的往家赶,让我也省了不少事。”   “大姐,还说这些个见外的话干什么呢。”我尝了一口鱼肉,点头赞道:“嗯,虽然皮稍微有点糊了,但是鱼肉非常嫩,味道很不错。”   “好吃就多吃点,呃,酒也别忘了喝。”刘玉怡殷勤的劝着酒。   一旁的雅诗突然道:“妈妈,你不是以前很能喝酒的吗,怎么不陪干爸喝两杯?说实在的,我都想陪干爸喝两杯呢。”   “哦,你说的也对,让你干爸一个人喝,他肯定也喝的不是味,雅诗,你去拿两个酒杯来,不过先说好了,你只能喝一杯。”刘玉怡倒是个很宽容的母亲,马上就满足了女儿的要求,待得雅诗拿了两个酒杯过来,她都倒上酒后,举杯对我道:“玉麟,大姐好久没喝过酒了,今天陪你喝过痛快。你放心,这酒是东北产的,度数不高,喝得再多都不会有什么事情。”   雅诗也学着她母亲的样举起了酒杯,娇声道:“干爸,我敬你。”   我本来对喝酒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,但是一看人家母女两人都陪着我喝,我当然不能再坐着不动,我举起酒杯对刘玉怡道:“大姐,虽然我这个人对杯中之物并不特别感冒,今天难得大家高兴,那我就陪你们多喝几杯吧。来,雅诗,咱们碰碰杯。”砰的一声,三个酒杯碰到了一起,然后三人都是一饮而尽。   我和刘玉怡当然不会因为这小小的一杯酒而有什么问题,但是雅诗显然以前很少喝酒,一口气喝了一杯,脸蛋上飘上了两朵红云,眼睛也有些水汪汪的了。   刘玉怡爱怜的看了一下自己的女儿,微责道:“丫头,你以前又没有喝过酒,怎么也一口干了?”   “妈,没事,你都说了这酒又不醉人,我怕什么?”雅诗嘻嘻一笑道:“干爸,趁热吃菜,像这麻婆豆腐冷了就不好吃了。”   “嗯,你们也吃啊。”我招呼着母女二人跟我一起消灭面前的食物,不过她们母女二人的战斗力显然很有限,合起来还没有我一个人吃得多。说真的,我们喝的这酒我以前都没有听说过,但是却是口感很好,越喝越想喝,不知不觉当中我不知道喝了多少杯下肚,除了感觉有些轻飘飘的外,倒没有其他的不适。   这顿饭吃的是宾主尽欢,但是菜最后还是剩下了不少,母女二人将残局收拾好后又陪我闲聊了起来。不知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关系,我的话好像特别多,而且坐了一会之后,渐渐感觉困意上来,只觉得眼前的刘玉怡和雅诗母女的身影越来越模糊,终于眼前一黑,什么都不知道了……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图片月排行榜www.ff6m.com
小说推荐排行榜www.ff6m.com